《海上钢琴师》The Legend of 1900.1998.MiniSD.HR-HDTV.720P.1080P

Torrace话语:

陆上的人喜欢寻根究底,虚度很多的光阴。冬天忧虑夏天的迟来, 夏天担心冬天的将至。所以你们不停到处去追求一个遥不可及、 四季如夏的地方—我并不羡慕 ——1900
这是一段生于船,长于船,死于船人生,它如烟花般短暂,但却令每一个人荡气回肠,直至影片结束仍能回忆起1990的琴声。 1990并不是一个悲剧。如果1990下船了,得到凡世的名利,这也不那个唯一的1900

 

 

Θ英文片名 The Legend of 1900
Θ中文片名 海上钢琴师
Θ导  演 朱塞佩·托纳多雷
Θ编  剧 朱塞佩·托纳多雷 Giuseppe Tornatore
      亚利桑德罗·巴里克 Alessandro Baricco
Θ主  演 蒂姆·罗斯 Tim Roth
      普路特·泰勒·文斯 Pruitt Taylor Vince
      比尔·努恩 Bill Nunn
      梅兰尼·蒂埃里 Mélanie Thierry
Θ年  代 1998
Θ国  家 意大利
ΘMtime评分 8.9
ΘMtime链接 http://movie.mtime.com/10746
Θ片  长 170 min
Θ类  型 剧情/音乐/爱情

Θ片  源 BD/Blu-Ray 720p&1080P
Θ视频格式 mkv
Θ视频编码 x264
Θ音  轨 英语
Θ字  幕 简体/繁体/英文(MiniSD)
      简体/繁体(720p & 1080p)
      简英双语(HR-HDTV)     

 

简介

1900年元旦,一个弃婴在一艘远洋客轮的钢琴下被发现,他被取名“1900”(蒂姆·罗斯 饰)。极具钢琴天赋的1900长大后成为这艘客轮的钢琴师。他的技艺连当时的爵士钢琴家都甘拜下风………

 

 

获奖记录

本片共获奖8次,提名3次

美国金球奖(2000;第57届) 电影类-最佳电影配乐埃尼奥·莫里康内 Ennio Morricone

欧洲电影奖(1999;第12届) 欧洲电影奖-最佳摄影拉乔斯·科泰 Lajos Koltai

 

 

花絮

·片中那位挑战1900,还大言不惭的说是他发明Jazz的那位仁兄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他就是Jelly Roll Morton。《The Crave》本来就是他的作品。在电影里饰演Jelly Roll Morton的那位Clarence Williams III,他父亲Clarence Williams也是早期Jazz的重要人物之一。据说是第一位在谱子上使用Jazz这个字眼的人。

·电影中的SS Virginian号在历史上确有其船,1904年出厂,1954年左右被废弃。它还与泰坦尼克号有关,据说沉船时SS Virginian号就在附近能接收到无线信号的地方。

·片中轮船的外观设计灵感来自于SS Lusitania号及其姐妹号SS Mauritania。1900弹钢琴的舞厅有着跟SS Mauritania号相似的圆形屋顶。

·最后在录音合成时采用的大部分实际音响出自钢琴家缔尤特布塔。

·虽然Tim Roth本来不会弹钢琴,但经过拍片前半年的魔鬼特训后应该是学会了。片子里对1900弹琴时手部的拍摄镜头充分说明了那是Tim Roth自己的手(他的手指不长)。要知道做到“形似”对初学者来说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本片耗资2千万美元,远远超出了当时在意大利拍片的平均水平。

·饰演令1900钟情的女孩的Mélanie Thierry是一名模特,多次出现在Vogue等杂志上,出演本片时她只有16岁。

·由于中途曾一度中止,剧组花了110天的时间用于拍摄。在罗马搭建了19处外景,奥德萨11处。45名演员。75名工作人员。10000名群众演员。2500套服装。弗吉尼亚号使用的是一艘165米长的俄国退役般艇;

·在乌克兰时,由于环境恶劣,语言不通,对剧本的分歧,加之两人脾气都不好,Tim与Tornatore一度只在万不得已时才同对方讲话,剧组移师罗马以后,他们的关系融洽了许多:旁观者描述他们像好朋友一样亲密。

·Tim对乌克兰的印象是寒冷,街上遍布扒手和妓女;不过最让他吃惊的是,在一家小酒馆里,他看到自已参演,刚刚在美国上映的Hoodlum正在电视上放,“从画面上看,显然是盗版。”

·Tim说他拍片期间一直在听爵士乐,“那让我想到我父亲,他从前一直是个爵士乐迷。”

·包括纽约、南安普敦、那不勒斯等港口的外景,都是在罗马搭建而成的。

影片的配乐出自大师颜尼欧·莫里克奈之手,他以深情飘逸的典雅曲风,又一次掳获观众与乐迷的心。《海上钢琴师》被誉为是1999年最不容错过的电影原声带之一,并众望所归地荣获了金球奖最佳电影配乐奖。

本片在意大利公映时长达3小时。最初,它的海外放映版已被托纳多雷剪掉22分钟,但本片的海外发行商Fine Line公司,仍坚持电影应该再删改得戏剧化一些,并不顾《伯尔尼公约》关于“电影的最终剪缉权属导演”的规定,威胁说否则将不会发行此片,包括各大电影节上的放映;它们要求至少再删掉40分钟。

本片原定在柏林电影节参展时长度为2小时45分钟,托纳多雷坚持自己的看法,不一惜一切代价也不删戏,为此他错过了这届柏林影展。

Fine Line公司希望它能够参加戛纳电影节,戛纳电影节的主席Gilles Jacob很早即看过此片,并表示很有兴趣,但由于与导演的争执,新线公司通知他没有准备好本片供展映的最终版本,因此剧组也没有收到戛纳的邀请。

 

 

幕后制作

这是一部荡气回肠的诗意旅程电影,那无处不在的钢琴声将观众带入1900的心灵深处。影片采用最极端的浪漫主义风格,引起两极反应:有人视之为杰作,而西方很多人把它看成“最好看的烂片”。影片的缺憾在于人物刻画,主角太过神秘,让人无法洞察他的内心世界,因而就很难真正同情他。如果能把心态调离愤青阶段,该片则有打动人心的浪漫魔力。

Tornatore提到选择Tim,因为当Tim表演时他本人并不依附于角色上,换句话说,是Tim的散漫特质深深吸引住了他。“当改编小说的主意产生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Tim便跳进我的脑海。”第一次看到他是Rosencrantz and Guildenstern Are Dead,后来在纽约,看了一部算不得很好的片子Rob Roy,Tim在其中扮演一个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坏人。他在我头脑中的形象就是在那时开始变得复杂,不再是印象里的Quentin Tarantino Guy。他看来对表达自已的手段驾轻就熟。从那之后我开始对他留心。在Four Rooms里,他扮演了一个卓别林式的喜剧角色,而我对自已说:‘这家伙竟能驾驭这样宽范的表演领域。’当我看原书时便想到了Tim。我不能向你解释这是为什么,也不存在什么合理的解释。我能肯定的就是: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这部电影在预算上就不同于他近期的电影,即使是他刚拍过的一部三十年代黑帮片Hoodlum。他将要扮演的角色将完全不同于以往所有的角色——在那个领域他可是高手。他首先得学5个月的钢琴。你知道,演员都是喜欢改变的,尤其是他们知道可以大有发挥的时候,这会吸引他们。我确定了Tim就是1900以后,直接给他的经济人打电话,要了他的通讯方式给他发了传真。18小时后,Tim打来电话表示很有兴趣:‘看过你的电影,我们谈谈吧。’。

我说现在我手里甚至连剧本也没有;但我的确很想见见他。Tim说他正在北加州或者南加州拍戏:具体哪个州他也搞不清。我说‘OK,48小时后在那边等你’。就这样我见到了他,跟他谈了一点自已对这个片子的想法,他说‘好,我接这个片子’。于是,当我准备剧本时,他的经纪人和律师己经写好合约,他甚至没有看剧本的初稿就在上边签上了名。

拍摄《海上钢琴师》使Tim平生第一次访问意大利,他后来接受了意大利Sorrisi&Canzoni电视台的采访: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意大利的,他眼睛看了看天花板皱起了眉毛,隔了一会儿才蹦出一句:“可以给你作为旅游者的版本:很棒。”英式幽默。耐心等了一阵他又说:“在罗马拍片的时侯,我把全家都带到这里,这是我工作的方式,这就好像是个流动马戏团,我们攒钱糊口的同时,还能生活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另外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四处观光。”

他甚至没有看过《天堂电影院》,说服他的并不是托纳多雷,而是那部独白剧Novecento,这个讲述无名钢琴家的虚构故事深深感动了他.

但他不会钢琴,或者随便什么乐器。(“音乐?这方面我极糟的。”)为了准确表现1900,他不得不去学琴。但最困难的不在于此,而是与托纳多雷的语言差异,“有几次我们讨论剧本,有过争执,但都是为工作;我同他本人打交道从来没遇到大的麻烦。”

他补充说非常欣赏意大利人直率地表达自己,相比之下英国人就拘束的多;“我们拍这部片子时,会把每一处都讨论到,提出自己的想法,解构它,然后再把它们重新组合起来。而且当我站在镜头前,发现确实需要先前讨论过的所有东西。我看过了拍好的样片,那正是我们想要的效果。”

在他的生涯中还从未碰见过1900这样的角色(也许Rosencrantz and Guildenstern are Dead的角色是个例外),因此对于角色的大量讨论是很正常的:“每天都有,他(1900)由内到外都是天使;只是这样的讨论过后我很难再有新鲜感。”

为了拍摄这部戏,他甚至推迟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The War Zone的开拍;这是一个讲述incest的故事,他不带半分犹豫地选择了这一敏感题材;“(这是关于)生活中的暴力”他简短地说,“艺术的责任是反应真实的生活,而审查制度则比我们想象的粗暴得多;电影人拍出电影,政府的职责不是责备它们,而是直面生活中真正的暴力。”
 

 

 

经典台词

1900:That wasn't the problem. It wasn't what I saw that stopped me, Max. It was what I didn't see. You understand that? What I didn't see…In all that sprawling city, there was everything except an end. There was no end. What I did not see was where the whole thing came to an end, the end of the world.
1900:我停下来,不是因为所见,是因为所不见,你明不明白?是因为看不见的东西,连绵不绝的城市,什么都有,除了尽头。没有尽头,我看不见城市的尽头,我需要看得见世界尽头。
——————————————————————————–

Take a piano. Keys begin, keys end. You know there are 88 of them, nobody can tell you any different. They are not infinite, you are infinite. And on those keys the music that you can make is infinite. I like that. That I can live by. You get me up on that gangway and you roll out in front of me a keyboard of millions of keys, millions of billions of keys that never end and that's the truth, Max, and they never end, that keyboard is infinite. If that keyboard is infinite, on that keyboard there's no music you can play. You're sitting on the wrong bench. That's God's piano.
拿钢琴来说,键盘有始,也有终。有88个键错不了,并不是无限的,但音乐是无限的,在键盘上,奏出无限的音乐。我喜欢,我应付得来。走过跳板,前面有无数的键盘。事实如此,无穷无尽,键盘无限大。无限大的键盘,怎么奏得出音乐?那不是给凡人奏,是给上帝奏。
——————————————————————————–

Did you see the streets, just the streets? There were thousands of them! How do you do it down there, how do you choose just one? One woman, one house, one piece of land to call your own, one landscape to look at, one way to die. All that world just weighing down on you don't even know where it comes to an end. Aren't you ever just scared of breaking you apart and just thought of it, the enormity of living in it?
你看见那街道么?只是街道,已经好几千条。上了岸,何去何从?爱一个女人,住一间屋, 买一块地,望一个景,走一条死路。太多选择,我无所适从。漫无止镜,茫茫无际,思前想后,你不怕精神崩溃?那样的日子怎么过?
——————————————————————————–

I was born on this ship, and the world passed me by, but two thousand people at a time. And there were wishes here, but never more than fit between prow and stern. You played out your happiness but on a piano that was not infinite. I learned to live that way. Land? Land is a ship too big for me, it's a woman too beautiful, it's a voyage too long, perfume too strong. It's music I don't know how to make. I can never get off this ship. At best, I can step off my life. After all, I don't exist for anyone. You're exception, Max. You're the only one who knows I'm here. You're a minority, and you'd better get used to it. Forgive me, my friend, but I'm not getting off.
我生于船,长于船,世界千变万化,这艘船每次只载两千。既载人,也载梦想,但范围离不开船头与船尾之间。在有限的钢琴上,我自得其乐,我过惯那样的日子。陆地?对我来说,陆地是艘太大的船,是位太美的美女,是条太长的航程,是瓶太浓的香水,是篇无从弹奏的乐章。我不能舍弃这艘船,但至少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反正世间没有人记得我。除了你,只有你知道我在这里。你属于少数,你最好习惯一下。朋友,原谅我,我不下船了。

——————————————————————————–

“Why why why why why… I think land people waste a lot of time wondering why. Winter comes they can't wait for summer; summer comes they're living drilled of winter. That's why you're never tired of travelling, with chasing some place far away, where there's always summer. That doesn't sound like a good bet to me.”
“陆上的人喜欢寻根究底,虚度很多的光阴。冬天忧虑夏天的迟来,夏天担心冬天的将至。所以你们不停到处去追求一个遥不可及、四季如夏的地方—我并不羡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