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灿烂的日子》In the Heat of the Sun.1994.MiniSD

Torrace话语:
个体于于一个时代,总是渺小的,自由是有限的,无论如何挣扎,总要被时代的规则所约束。
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给了我们一个窗口去窥探文革年代的一个略带悲剧色彩青春故事,就像别人说的,虽然像马小军那样的青春期离我们很远,但不管怎样,我们也走过那阳光灿烂的日子。

 

 

Θ英文片名 In the Heat of the Sun
Θ中文片名 阳光灿烂的日子
Θ导  演 姜文 Wen Jiang
Θ编  剧 姜文 Wen Jiang
      王朔 Shuo Wang – 原著《动物凶猛》
Θ主  演 夏雨 Yu Xia …. 马小军 Ma Xiaojun
      耿乐 Le Geng …. 刘忆苦 Liu Yiku
      宁静 Jing Ning …. 米兰 Mi Lan
      陶虹 Hong Tao …. 于北蓓 Yu Beipei
      …………   
Θ年  代  1994
Θ国  家 中国
ΘMtime评分 8.5
ΘMtime链接 http://movie.mtime.com/12383
Θ片  长  138分钟(威尼斯电影节版)
Θ类  型  剧情

Θ片  源 DVD
Θ视频格式 mkv
Θ视频编码 x264
Θ音  轨 国语
Θ字  幕 简/繁/英(MiniSD)

 

简介

  20世纪70年代初的北京,忙着“闹革命”大人无空理会小孩,加上学校停课无事可做,以军队大院男孩为突出代表的少年人便自找乐子,靠起哄、打架、闹事、拍婆子等方式挥霍过量的荷尔蒙。马小军(夏雨 饰)就是这样的少年,他的嗜好之一是趁别人家无人用万能钥匙将其锁打开,溜进去耍玩一番,正是用这样的方式,少女米兰(宁静 饰)的照片先于其人入了马小军的双眼。通过院里的“头儿”刘忆苦(耿乐 饰),马小军又见到之前在炮局偶然瞥见过一眼的米兰,开始正式将其当作梦中情人,然而在米兰眼中,马小军不过是毛孩一个,她中意的人是成熟、稳重、帅气的刘忆苦。自此,马小军迎来五味混杂的青春期生活。
  本片改编自王朔短篇小说《动物凶猛》。夏雨凭此片获得第5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狮奖)

 

 

获奖记录

本片共获奖8次,提名4次
 

威尼斯电影节(1994;第51届) 获奖:1 提名:1
获奖
·沃尔皮杯-最佳男演员 夏雨 Yu Xia
提名
·金狮奖 姜文 Wen Jiang

台湾电影金马奖(1996;第33届) 获奖:7 提名:2
获奖
·金马奖-最佳影片 Youliang Guo An-chin Hsu Po Ki
·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 夏雨 Yu Xia
·金马奖-最佳导演奖 姜文 Wen Jiang
·金马奖-最佳原创剧本 姜文 Wen Jiang
·金马奖-最佳跨媒介改编剧本奖 姜文 Wen Jiang
·金马奖-最佳摄影奖 顾长卫 Changwei Gu
·金马奖-最佳音效 顾长宁 Changning Gu
提名
·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 宁静 Jing Ning
·金马奖-最佳剪辑奖 周影 Ying Zhou

 

 

花絮

◆当时剧组以“长得像姜文”为标准选了好几个小演员,但他们搁在一起互相又不像,挑谁呢?很让姜文发愁。后来姜文的母亲来了,说夏雨挺像姜文中学的样子,就这样定下来夏雨饰演马小军。

◆影片中让人惊艳的宁静原来也不是饰演米兰的第一人选,演米兰的演员换了几次,后来定下来的不是宁静。影片开拍之后有一次姜文在饭厅远远看到宁静,感觉特别好,就这样,最终由宁静来出演米兰。

◆《阳光灿烂的日子》于1993年8月23日正式开机,开拍的第一场戏就是马小军他们在澡堂。第一场戏整整拍了三天三夜,夏雨等一帮孩子在水龙头下淋得都脱皮了。

◆影片中看似阳光灿烂的酷暑其实有2/3是在气温十度以下的秋冬季节拍摄的。马小军冒着倾盆大雨找米兰表白那场戏竟然是在北京1月份零下十几度的气候下拍摄的!

◆拍摄期间,饰演老首长的方化的身体就不太好了,自认为没能很好完成任务,还主动要求姜文降薪。方化老爷子生前一直很想看到这部片子,可他去世时,片子还没审查通过。

◆在拍摄过程中,姜文临场发挥,特别注重捕捉现场的即兴灵感。影片素材总共拍了25万英尺,创下了中国导演耗片比最高的记录。

◆片中米兰家里挂有一张照片,马小军一见就丢了魂。但姜文怎么拍也拍不出那个味道,于是他足足用了4本胶片(约40分钟)来拍,等于一共拍23040张照片,再从中精选出一张,耗片比高达23040:1!

◆为了让演员尽快进入到那个年代和各自的角色,姜文对他们进行了封闭式的“腌制”训练,,让这帮演员穿上军装,住进部队营房,切断了一切的对外联系,每天读诵毛主席语录、诗词,听红色歌曲。

◆王朔在片中客串了“小坏蛋”,他回忆起那场戏的拍摄经历,当时是因为虚荣所以答应客串出演,可是到了卢沟桥,他就后悔了,因为北风呼呼的还得拍夏天的戏,冻得他鼻涕直流,狼狈不堪。

◆很多人都没注意到马小军在展览馆门口那场戏,于北蓓旁边少年宫练舞的张晓梅同学,是左小青演的。正是姜文的独具慧眼,才让但是刚从国家体操队退役的左小青,在片中客串角色,从此踏上演艺之路。

◆姜文饰演的成年马小军在拍摄时有不少的戏份,但在影片后期剪辑的时候,姜文觉得自己的表演有问题,所以最后大刀阔斧把自己的戏份差不多都剪掉了。

◆1994年9月9日,《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威尼斯首映。但放映时却将英文拷贝错放成了意大利文字幕的拷贝。结果包括评审团主席大卫·林奇在内的许多英语国家的评委只能连蒙带猜看片。

◆夏雨在威尼斯颁奖后的第二天,接受《青岛晚报》的记者采访时,才知道自己成了威尼斯影帝。夏雨当时对这个奖完全没有概念,后来才认识到自己“不小心”成为了威尼斯最年轻的影帝。

◆片中马小军的家位于东直门的北新仓胡同。而米兰的家则是位于东城区张自忠路上的段祺瑞执政府旧址。位于车公庄大街的利玛窦和外国传教士墓地就是马小军第一次见到米兰本人的地方。

 

 

幕后制作

  本片根据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改编,是著名演员姜文的导演处女作。作品对文革时期青少年的生活状态和青春期的困惑有着极为真实的描绘,使用了当时在中国较为新鲜的一些超现实手法,反映了那个年代青少年的暴力和朦胧的爱情。电影对原著中的某些残酷情节进行了修改,并增强了人物之间情感的描写,试图更为逼真的描画出青春和暴力的幼稚与无知,这种幼稚和无知恰好就是那个时代的特征。更具有深意的是,影片通过正在成长中的青少年的幼稚和无知反映出当时整个国家和社会都处于一种无知和暴力的状态,用对青少年故事的描画,展示了一个时代和一个国家的混乱与成长。

 

【姜文的“成人仪式”】  
  1993年8月23日《阳光灿烂的日子》正式开拍,1994年1月22日完成了最后一个镜头的拍摄,1994年8月收到威尼斯电影节邀请,1995年8月21日距影片开机整两年,影片正式批准发行并在全国公映。这就是这部影片诞生过程中的关键时间,也记录了《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出生过程中的艰难与坚持。从某种角度来看,《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是姜文的“成人仪式”,在这个仪式过后,彻底确立了姜文作为一个才情卓绝的导演的独特地位。1997年姜文将拍摄《阳光灿烂的日子》的过程整理出版,名为《一部电影的诞生》,其中记录了那些为电影疯狂的心情。

  看到《动物凶猛》就闻到了味道  
  第一次做导演,连导演的称呼我都觉得像是别人给我起的外号儿———透着点不正经。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多少次弹尽粮绝,又多少次起死回生。有的人在悲观失望中离开了我们,有的人疯狂地坚持着,更有的人被疯狂的人们唤做疯狗,这群疯子只有在看样片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在干着一件有意义的事。电影是梦,这群人已经忘掉了自己熔入了梦当中。  我和王朔有相同的经历,都是部队大院的孩子,又都跟地方上的孩子有很多接触。看了这部小说,我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涌动。王朔的小说像针管扎进了我的皮肤,血“嗞”地一下冒了出来。  我不能判断他的文学价值,我总是把文字变成画面,我自觉不自觉总是把小说翻译成电影。我一看到这部小说,就闻到了味儿,就出现了音乐———西藏歌和大食堂的味儿。我原来不知道我能写剧本,现在想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支使我的手这么“哗哗”地写,而且笔跟不上脑子,我也不觉得累,也不觉得苦,就是愿意干这事。

  写一个男孩变男人的过程  
  6万字的小说改成了9万字的剧本。有人误解这是个“文革”片,我并没有想拍一个“文革”片,只是如果我和王朔这些人在写一个男孩变男人的过程的话,那我们只能写那个时候,我们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变的。当时写完后很有信心,觉得这个东西就是好啊,好到我没有必要去跟别人说这个东西好的程度。可是当我去找钱的时候,有很多人就很怀疑,由于我当时沉浸在兴奋里,我以为大家和我一样兴奋,其实人家很冷静。我也找不到投资,也不知道怎么去跟人说这个东西就是好,怎么好我也说不出来,我觉得,它,这就是一张白纸,我还有什么道理跟你去说这是一张白纸呢。可是在别人看来没看出它是什么,我只是一厢情愿晕在里边了。

  为了方便就说找个长得像姜文的  
  最不顺当的是挑演员的时候,当你看到一个被带来的演员,和要扮演的角色之间没有什么联系的时候,你会很恨这个演员,实际上人家一点错也没有,这是很奇怪的。但是有时候,你看到被带来的演员和你想象中的人那么有内在联系,你会很爱他,这也很奇怪。我见到第一个选定的演员还不是夏雨,是演夏雨小时候的那个,叫韩冬,十岁左右。我见他时,一下子有了无限想像力,像吸了氧一样,觉得整个摄制组的血液开始流动。我不是非得自恋,非得找一个像我的人来演这个片子,因为三个人演一个角色,大家为了方便好找,就说找个像姜文的。可真有七八个候选的时候我就蒙了,到底谁像我也不知道了。所以最后就是请我妈来定这个事,我母亲说夏雨挺像我中学时候的。  我当导演是因为对电影状况的不满足第一天拍戏是个晚上,制片主任二勇问我紧张吗?  我说不紧张,我都忘了紧张了,为什么呢?我太累了。我当导演其实因为不满足,不是对我作为演员的工作状态不满足,而是对电影状况的不满足,我总想还有另外一种电影,或者说用另外一种方法来拍电影。我觉得,导演是一个动作,一次行动,他不应该是职务。你什么时候感到有必要行动一次就行动一次。我自信时觉得世界上没有人能和我比,我眼里没有大导演,当我不自信时也就是找不到感觉时,觉得任何一个人都比我好。“阳光”就是这样,我相信别人也能拍,但不是这样的。

  寻找的意义超过电影成功本身  
  我拍了25万尺胶片,也是不知不觉。有人说我是中国耗片率最高的导演,我真的没想破这个纪录。我这样做是因为我觉得电影就应该这样拍。谁说一个镜头拍几条就完了?在我看来这是个过程,寻找的过程。就像是谈恋爱,你突然爱上一个人,你总是不断问自己为什么爱,当然答案大多是不知道为什么,但爱就是爱,你很难说清楚。我认为对一个导演来说有一个东西在吸引他,折磨他是很重要的。在拍摄过程中用一切方法、手段来寻找是什么在吸引着我,折磨着我,直到把它找到。我想这种寻找的意义超过电影成功本身。  

【王朔:“阳光”只能产生于姜文的头脑】

  谈起《动物凶猛》这小说,姜文东问西问,打听这小说的背景、原型,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处理某些事件。我拒绝做编剧,刚刚写完大量小说和电视剧本,写作能力陷于瘫痪。

  尤其痛恨给有追求的导演做编剧。惨痛经历不堪回首。我无法帮助姜文把小说变为一个电影的思路,那些东西只能产生于他的头脑。

  因为虚荣,我答应在戏中扮演一个角色,拍“老莫”那场戏我有一句台词,差不多被那群武警军官扔了整整一夜。最后所有人都筋疲力尽了,有一次我掉下来,百十号人居然没有一个人伸手接一下,我掉在一个人的脚上才幸免于难。

【夏雨:就像一个阳光下的大草场】

  1993年8月23日中午,那天正好是王朔的生日,当蛋糕被我们吃进肚子里之后,那感觉就像是歃血为盟。随着“战火”的蔓延,大家的配合也更加默契,我们的剧组就成了一个充满阳光的家。除了说同志们在一起和睦相处,相互温暖,互相帮助以外,还有个意思是:我们剧组就像一个阳光照耀下的大草场,青春的气息荡漾在上面,阳光般的笑容经常挂在人们脸上,这是个满载活力的集体。

  1994年1月22日我们拍完了最后一个镜头,我们在总参一招的大院里支了“全国人民大团结”的巨幅彩画和姜导在画前合影留念。

【冯小刚:在姜老师身边工作的日子】

  已记不清在何时何地,姜文对我说:你演胡老师吧。可我又分明记得刘晓庆也跟我说了同样的话。在我的印象里她一直看着我笑,使我显得有些狼狈。她说:你是最佳人选。她和姜文似乎从没有考虑过我会不会拒绝,只是不断地在强调他们的决心已定。

  这使我至今想起来仍有些耿耿于怀,我甚至在心里说:我试着拿个最佳男配角吧。姜老师说:这个角色有两个人可以演。一个是你,一个是葛优。但他担心由于观众过分喜欢葛优,使胡老师这个人变得可爱。他认为我能恰如其分地演出胡老师那股劲儿(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他是夸我还是骂我)。

【放映19年威尼斯纪念放映】

  威尼斯影展在19年前见证了《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横空出世,一代又一代的影迷都被马小军的故事感动和吸引。在国内专业电影网站上,《阳光灿烂的日子》至今都高居影迷华语片评分各榜单的前列。今年,威尼斯电影节也特别修复了这部经典之作并于“大师经典”单元放映,这是继《阳光》在19年后重回水城亮相。

 

 

精彩台词

记忆中,那年夏天发生的事,
总是伴随着那么一股烧荒草的味道。   ——马小军

 

 

 

 

 



分享到:
  1. 感觉有点《美国往事》的影子在里面,不过的确经典